当前位置: FK娱乐网 > 图片 > 明星八卦 >

《前半生》结局剧透:俊生凌玲分手 贺涵变捕鱼工

2017-07-21 23:29
《前半生》结局剧透俊生凌玲分手 贺涵变捕鱼工,我的前半生 马伊琍......

网易娱乐7月20日报道7月19日,电视剧《我的前半生》研讨会在京举行。该剧制片人黄澜就近期人民日报提出的“说好的‘女性成长’呢”的质疑做出回应,黄澜认为子君一路都在不停地成长,并表示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拍摄和播出,还没有得到权威的深刻有点着急。

《我的前半生》自7月4日起上星开播,取得了不俗的收视成绩,并坐稳省级卫视晚间黄金档冠军,截止18日该剧网络播放量已经突破40亿大关。围绕剧情产生了全职太太、闺蜜情、原生家庭、监护权、子女教育、代际沟通、重返职场、应聘歧视等诸多领域的话题延展。电视剧相关演员、剧情话题词多次进入微博热搜话题榜。《影视风向标》创始人胡建礼表示,该剧具有很强的社会意义,“惊醒了目前全职太太。”对于,剧集没有贴合原著的争议,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则认为:“原著是小说,从来改编者就不能当小说家忠实的翻译者。”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以女主角罗子君遭遇婚内背叛开篇,但她并未沉溺于苦痛纠缠,很快在闺蜜唐晶与亲朋的帮助下走出情感泥潭,在投身事业中获得慰藉,其“后半生”的反转极具励志感,剧中提出的女性独立观点也令观众津津乐道。随后,人民日报发表一篇《<我的前半生>,说好的“女性成长”呢》的批评文章,更是引发舆论热议。文中,作者表示这个子君3.0版本逆袭靠的不是独立精神,不过是换了依附对象,宣告胜利的方式也无非是离开一个多金的男人而找到另一个更加多金的男人。子君的“独立女性”成长之路,主角光环远大于逻辑现实。人格没有成长,子君的“后半生”将无异于她的“前半生”。

对此,黄澜直言:“事实上,我们的电视剧还有更大的作为。我非常不同意这个观点。”黄澜认为在子君的成长中,她的价值观经历了很多变化。“她嫁一个好老公是中国所有原生母亲的价值观。薛甄珠女士对两个女儿的教育都是要嫁好男人。但是子君为什么会遭遇婚姻的变故?就是因为她躲在了婚姻外壳当中,不思进取。但是也是丈夫的纵容,陈俊生愿意接受这样的生活模式,陈俊生意识到问题的时候,她离开了,才有了子君的成长。但是她接下来告别的人是谁?她告别的是唐晶。当她遇到困境能够生死相依的闺蜜,闺蜜去了香港以后,她开始独立面对生活。她从所谓的依附人格的关系上面独立成长出来,最后告别贺涵。说我要去工作,我要离开你。我觉得子君一路都在不停地成长。”

除了子君的成长,黄澜表示剧中其他人物也都在成长。“唐晶从不敢放开自己到去信任一段更亲密的关系。薛甄珠女士最开始只是想嫁给一个好男人,那么势利的女性,最后她的付出和献身。也包括男性的成长,陈俊生和凌玲最后的拥抱,贺涵放弃了原来的工作去渔港。白光那么一个不成才的男人,开始在日料店打工。”对于人民日报的评价,黄澜则有些委屈,“这么一个批判是站在很强势的角度,说得让我有点伤心。”她感慨,做文艺评论最好看完了全剧以后,更客观的讲会更好一些。